【蒯祥的故事】泥水木匠比高低

发表时间:2019/11/21 9:47:21  来源:吴中美丽胥口  浏览次数:4823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蒯祥在北京为皇帝造紫禁城有功,皇帝封他为公布右侍郎。但是,树高千丈,叶落归根,到了一定年岁,他还是告老还想,回苏州香山。

蒯祥衣锦荣归,人还没到,消息已经传遍了苏州城。大街小巷议论纷纷,都是蒯祥是活着的鲁班,本事通天,说他一夜之间画出了金銮殿全套图样,说他两只手可以同时握笔画出两条龙。还有人说他神力过人,一夜天拔高了午朝门,反正越说越神。这样的能人,谁都想看看。所以,蒯祥回乡之日,十里亭挤满了迎接蒯祥的人。

蒯祥有个师弟叫赵三,这人本事不错,就是憨得少有。他听说师兄蒯祥回转苏州,便在家里备了酒菜,请了几个同行好友,要为师兄蒯祥接风。又怕自己是个平头百姓,蒯祥官大请不到,于是他拿了一把豁口斧头交给儿子赵大奎,祝福他掮着豁口斧头去请蒯祥。这是什么意思?原来,当初学手艺,他俩就是用这把斧头天天早上劈檀树联手劲,斧头劈豁了口;蒯祥进京时,豁口斧头留给了赵三。蒯祥曾说过:“见斧如见人。”

蒯祥不忘前言,一见豁口斧头,谢绝一切官场同僚,亲朋好友之请,跟着赵大奎就走。蒯祥踏进门槛,人未站停,见了赵三就喊:“赵三兄弟久违了!”

赵三见师兄蒯祥做了大官,见了他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变,心里乐滋滋,立即捧了一碗酒送到蒯祥面前:“大师兄,小弟敬你一碗,热热身子。”

多年不见,师兄弟之间十分亲热,蒯祥陪众人一连喝了三碗酒。这赵大奎年方二九,血气方刚,跟着父亲学了几年手艺,酒一多,话就多起来,看看蒯祥蛮和善,胆子也大了起来,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:“蒯伯父,你在京城见过世面,你在京城造紫禁城盖金銮殿时,是泥水匠做上手,还是木匠做上手?”

蒯祥一听此言心中就不大乐意,心想这小家伙年纪轻轻就想着出风头,争高低,开口就得罪人,但想想他年幼无知,只当没听见,不去理睬他,只管喝酒。想不到,半路上又杀出一个赵三,对蒯祥说:“蒯师兄,你在京城红的发紫,这造房子的上手,当然应当让给我们木匠,没有木匠立柱上梁,墙头怎么砌,屋面怎么盖?”蒯祥一听,觉得赵三的话不对头,心想,你儿子不晓得天高地厚,倒也罢了,可你赵师弟也说这样的话就不对了。不能因为我造了紫禁城,就把木匠捧上了天,而坏了木匠、泥水匠之间的情谊。到了这个时候,不能不说了。

“哎,赵三兄弟,做生活要靠两只手,就是吃饭,也是一手端碗,一手拿筷,左臂右膀互相配合,从来也没有人分过哪只手更重要,哪只手次要。你看见过谁的手臂一只在上,一只在下?木匠和泥水匠,就好比人的一双手,是分不出高下的。”

赵三本来就有三分看不起泥水匠,现在听了蒯祥一番话,憨头脾气发作起来,冲口就说:“蒯师兄,金銮殿你都造了,你却不肯说泥水匠是下手。那好吧,我们各找一块底盘,摆个场子,我做木匠,你做泥水匠,咱们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,比试比试,看看是泥水匠少不了木匠还是木匠少不了泥水匠。”

你说这赵三不憨;明明晓得师兄是木匠出身,偏要他做泥水匠,这不是逼鸭子上架吗?

蒯祥立起身来,想在讲几句,可是赵大奎已经把酒甏口封死:“各位师伯师兄,这甏酒等到蒯伯父造好没有木头的房子后,再来喝。”

蒯祥没有办法,只得辞别而去。这赵三呢,一心比高低,当天就约了十几个徒弟,定下了造一所三开间的木园堂的计划。木园堂就造在盘门的八卦洲上,而且说干就干,立刻动手,一心要抢在蒯祥前面。

蒯祥万万没有想到,在京城为造皇宫整天冥思苦想,耗尽了心机,盼着告老还乡能松一口气,想不到刚到苏州就被师弟将了一军。至于自己,比高低是假促进木匠、泥水匠团结是真。所以先到六门三关踏地看“风水。”看来看去,选中了盘门瑞光塔边上的一块空地,决定在哪里砌一座不用一寸木头的大殿。赵三追的紧急,蒯祥也只得领着一班泥水匠马上开工。真是无巧不成书,两个工地隔开不到一箭之地。赵三那边,斧凿叮当,乒乒乓乓,热闹的不得了。蒯祥这边,砖瓦无声,似乎有点冷冷清清的样子。

木匠工地,一天一个模样,梁柱上雕龙刻凤,墙板上刻着九九八十一幅戏文图,飞檐高挑,檐头上悬着木铃,木铃里藏着小木铃,风吹木铃,叮叮当当响个不停。赵三的木匠本事果然不差,完工的日子都是算准了的,七十八天过去,还有三天就可全部完工。蒯祥这边,只砌了一个高围墙,留下三个拱形门,横竖看不出名堂。赵大奎认为蒯祥输定了,跑过去请师伯喝完工酒。蒯祥点点头:“不是还有三天吗?”约定第三天晚上,在八卦洲菜馆里碰头。

蒯祥送走了赵大奎,天也黑了,从四面八方运送砖瓦的工匠也都来了。他们点起灯笼火把,连夜动手。蒯祥砌正中一间。他砌一块转,两边的工匠就照着他的样子学。

一口气干了三天三夜,一座无梁殿造好了。

赵三领了一班木匠去喝完工酒,走过蒯祥工地,被眼前那座高高大大、干干净净的无梁殿惊得目瞪口呆。走过去一看,个个心服口服。三开间的楼面,上下全用圆筒形砖柱作撑,楼上再用拱形大圈撑住屋顶,一个个明亮的窗户,全部用砖头制作了隔扇。砖头一律用糯米明矾嵌封。屋脊上有四个大字:风调雨顺。

赵大奎问蒯伯父:“这无梁殿能用多少年?”蒯祥竖起一个指头。

“一百年?”

蒯祥摇摇头。

“一千年?”赵大奎眼睛瞪得很大。

蒯祥微微一笑。

赵大奎转身问父亲:“木园堂能用多少年?”

赵三面孔红了,只是不答,拉起蒯祥来到八卦洲菜馆。他服输了,诚心诚意敬蒯祥三碗酒。

蒯祥也回敬了赵三三碗酒。他说:“无梁殿虽好,但它立地生根不能搬迁,你这木园堂寿命不长,可以拆开迁移。各有所长。”蒯祥说着端起酒碗对在座的木匠、泥水匠说:“还是一句老话,我们木匠、泥水匠是左膀右臂,谁也离不开谁。香山匠人一家人,大家开怀畅饮!”

赵三做的木园堂,就是早些年还能看到的、农村婚丧喜事临时搭起的木板房。蒯祥造的无梁殿,经过五六百年的风雨考验,现仍完好无损地屹立在瑞光塔边原吴县人民政府机关大院内。

作者:黄全舜

温馨提示
凡注明文章来源为综合的内容均为本站整理发布,内容仅供参考。
凡有明确文章来源的内容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内容仅供参考。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农技学习吧 专业的农林牧渔行业资料分享网站
Copyright©2008-2017 技术支持北京卓研科技有限公司 管理员登陆